对讲机每几分钟响一次,冒雨守着打开的窨井……台风中,有这样一支逆风而行的抢险队

 

杨浦周家嘴路,地处于北横通道的施工地段,早上8时许,路面积水已没到小脚踝。每当一辆车子驶过,便掀起一阵“巨浪”。路边,一个身披黑色雨衣的身影立于狂风暴雨中。“你站在这做什么?”“我守着啊!”“守什么?”“守这个。”这个满脸雨水的人指了指身后的一个窨井。

 

雨水灌进窨井。

 

他叫王佃文,杨浦定海路街道抢险队的一名工人。今天早上,抢险队为了加速该积水路段排水,把窨井盖掀开了。考虑到过往车辆和行人的安全,王佃文留守在此处。在他身后,浑浊的雨水正哗哗地往井里灌,他已站在这儿一个多小时。

 

周家嘴路积水路段,车辆驶过激起“巨浪”。

 

往年每到汛期,定海路街道都是杨浦的积水重灾区,居民“逢雨天看海”的景象伴随着在2015年大定海泵站的修建而终结,但面对台风“温比亚”,定海人丝毫不敢松懈。

 

位于爱国路的街道防台防汛指挥部,工作人员彻夜未眠。“我们派出了5支巡逻队,每隔一小时巡逻一次,现在队伍还在外面。”定海路街道社区管理办科员金凯红着眼睛告诉记者。在过去的24小时里,他一刻不停地盯着电脑、手机、对讲机,各居委的险情通报、各巡逻队发现的情况都由他这里汇总。一旦遇到险情,信息第一时间传达给抢险队。

 

早上4时,风雨袭来。5时不到,抢险队队长杨远星的对讲机便接到第一条警报:“平凉路2828弄有一户住在11楼高层的居民反映家中窗户松脱,恐高空坠落。”杨远星带着队员赶到居民家中时,发现窗户摇摇欲坠,只勉强用几根绳子固定住。两人爬上窗台,把身子探出窗外,合力把窗户拆卸下来。等他们处理完回到指挥部时,其他两组抢险队员均已出发。

 

撬开窨井盖加速排水。

 

抢险队由9名队员组成,分三组执行任务。他们身穿黑色雨衣,在台风来袭时穿梭于大街小巷。他们是冲锋队,接到险情,立刻赶赴现场,及时快速地排险。为了轻便灵巧地穿街过巷,电动车和黄鱼车是他们的交通工具。他们的装备也极其简单,钩子、撬棒,还有一双手。

 

每位抢险队员手上都有一个防水的对讲机,所有险情第一时间通过对讲机通报,由队长指挥各个小组奔赴现场,其余时间则一刻不停地在区域内22条道路巡逻。杨远星和王佃文在一个抢险小组,他们一路“接单”,对讲机每隔几分钟就会响起一次。

 

6时许,队员们行至内江路,发现路边有小面积积水。杨远星把电瓶车停在路边,把手伸进路边一处排水口,仔细地摸索着。“树叶堵住了。”他抬起头对队员说。两人蹲下身,开始挖排水口格栅外堆积的树叶。雨水十分浑浊,完全看不清水下 的状况,全凭手去感觉。

 

徒手清理堵塞下水口。

 

不一会儿,挖出来的树叶和垃圾便堆成小山高。“经过一个晚上以后,下水道容易被树叶和其他杂物堵塞,环卫工人来不及清理,这是很多道路积水的主要原因。”离开以前,他们又处理了该路段上一起路边施工牌脱落,此时,对讲机里传来了新的情况。

 

“收到吗?收到吗?周家嘴路发现积水点,请派人过去看看。”“一队收到,现在赶往现场。”收起对讲机,马上往积水点赶去。风雨中,他们一人骑着电动车,一人骑着黄鱼车,逆风而行时尤其费力,小车子在风雨中显得脆弱不堪。

 

风雨中,骑车冒雨而行的人。

 

周家嘴路地势低洼,又由于施工带来排水问题,他们赶到现场时,路边积水已经很深。“窨井排水太慢了,把盖子打开吧。”查看了现场情况后,他们当即决定打开井盖加速排水。

 

撬棒伸进盖孔,然而井盖却被紧紧吸在地上,使尽了力气还是无法抬起。雨下得更大了,大风夹着雨不断地打在脸上,让人睁不开眼。路边的车驶过,一阵阵“巨浪”直扑身上。他们呼叫了支援,几个壮汉合力才把盖子拿开,“哗”,雨水一瞬间涌入井中。

 

井盖打开瞬间。

 

积水得到了缓解,但敞开的窨井却会对来往人车造成危险。王佃文把自己的黄鱼车推过来停在井边,在车上系上一条红布,又拉来一辆摩拜单车停在另一边,以此来提醒过往的车辆和行人。但他还是不放心。“我来守着吧,等水排掉了再盖上。”他在雨中站着一动不动,犹如一棵大树。

 

从早上5点开始,抢险队已经坚守了7个小时,处理了十多起大小险情。“每到台风,基本上就是连着几天不回家的了。”在街道社管办,这支抢险队被称为万能的“啄木鸟”。平日里,他们负责市容环境巡查、整治广告、处理乱堆物,“只要路上没有人处理的东西都归他们管”。一到台风、汛期、冰雪天气,他们就冲在第一线。

 

处理倒伏路牌。

 

疏通道路积水。

 

“台风‘安比’来的时候,我两天两夜没回家,‘云雀’和‘摩羯’比较小,也是坚守了一天一夜,这次的‘温比亚’最严重。”一名队员告诉记者。防汛都是“功夫做在前头”的,台风来前24小时最忙,宣传、巡查、排险……台风“安比”袭来之前,他们爬到电线杆上,连夜把区域内50多块对旗拆掉。

 

回到指挥部,脱下雨衣时,王佃文已全身湿透。“这不是雨水,是雨衣闷出的汗。”他笑着说。中午时分,风雨逐渐过去,街上又恢复了人来车往。没有人知道,这20多个小时,这支小小的抢险分队经历了些什么。

来源地址:/a/1052399.html



今日推荐

Contact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