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殖民”非洲只雇自己人?美媒:这不是事实,中企在非洲创造了数百万就业岗位

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召开在即,中非合作又将掀起新的高潮。随着中非关系日益紧密,西方也不断冒出一些“奇谈怪论”,诸如中国并未给非洲带去就业,因为中国人只雇自己人不雇当地人;中国在非洲推行“新殖民主义”等等。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近日推出一篇特别报道,用数据和事实否定了西方世界的某些谬论。

 

让数据说话

 

今年3月,时任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向非盟领导人发表演讲时说,中国投资者在非洲没有创造大量的就业机会。他的言论呼应了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和前总统奥巴马的类似警告:中国在非洲搞“新殖民主义”、中国向非洲输入劳动力。 

 

然而,事实果真如此吗?CNN援引麦肯锡的调查数据却呈现出另一番景象。

 

去年,麦肯锡咨询公司发布一份报告指出,在对埃塞俄比亚等8个非洲国家的1000多家中国企业(涉足建筑业、制造业、贸易、房地产和服务业)进行调查后发现,平均有89%的员工是非洲人。报告称,中国在非洲大陆创造了数百万个就业岗位,近三分之二的中国公司提供技能培训,一半企业提供学徒培训,三分之一的公司引进新技术。

 

CNN认为,这份报告具有开创性,是首次对中国在非洲的用工情况进行数据搜集调查,驳斥了蒂勒森的说法。

 

以埃塞俄比亚的几家企业为例,来自江西的中国企业家张荣华在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地区创办华坚国际鞋城,目前拥有两家大型工厂,雇佣了7500名当地工人。在首都郊区杰莫的工厂里,在4000名工人中,中国人只占1%。

 

中埃联合制药厂位于亚的斯亚贝巴南部的城市杜克姆,现拥有177名员工,其中只有一名是中国人。“开厂第一年里,一些埃塞俄比亚工人被派往中国接受培训,还有大约50名中国专家到这里来。”工厂经理安德鲁说,“不过,现在我们完全独立了。工厂雇佣了埃塞俄比亚的药剂师、工程师和电工,他们受到来自中国专家的培训,以补充他们的专业知识。”

 

“我认为(蒂勒森的说法)是非常短视的,很难相信一个国务卿会被错误信息误导。”埃塞俄比亚工业化战略设计师、政府高级官员阿凯贝·奥库贝说。

 

奥库贝表示,中国是一个正在崛起的经济体,到2030年将成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作为非洲人,只有我们最清楚是否从中国受益。我们不需要谁来证明这点。”

 

“我们从未被殖民”

 

CNN这篇报道特别关注了中国在埃塞俄比亚的开发和投资。

 

报道称,埃塞俄比亚曾经是非洲大陆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如今情况却在发生变化。从2006年到2016年之间的10年里,埃塞俄比亚的经济每年增长10%,成为增长最快的非洲国家。


    
这里有1亿人口,其中30岁以下的年轻人占70%。这意味着巨大的人口红利,但也蕴藏着风险:失业率为16.8%。创造更多的就业成为最紧迫的任务,类似张荣华这样的中国商人被视为帮助埃塞俄比亚摆脱贫困的救星。

 

埃塞俄比亚前总理梅莱斯·泽纳维很早就指出,中国在非洲可以在两方面发挥作用。第一,在制造业领域,中国可以创造就业机会,引进机械化设备,并鼓励知识技术的转移。张荣华当年就是接受泽纳维的邀请,前往埃塞俄比亚开厂。第二,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中国可以提供帮助。如亚吉铁路缩短了从埃塞俄比亚内陆到海上的货物运输时间——原先需要数天,现在仅需12小时。

 

如今,埃塞俄比亚的大多数工业园区都由中国建设,与中国经济特区的模式相类似,比如提供税收优惠(如园区内企业可享受10年免税期,外籍员工可5年不缴纳所得税,出口也可免税)、银行服务、现场签证等。埃塞俄比亚计划到2020年开放30个工业园区。

 

“我们没有遭遇殖民主义这个事实非常重要。”埃塞俄比亚投资委员会理事贝拉丘·菲克尔如此描述同胞们的心态。菲克尔也强调,埃塞俄比亚并没有复制中国模式,投资委员会的代表们曾考察过一系列工业化国家,希望从它们的失误中吸取教训,为埃塞俄比亚制定自身的经济政策提供参考。

 

菲克尔说,除了1935年到1941年间,意大利独裁者墨索里尼曾短暂入侵以外,埃塞俄比亚是唯一一个从未被殖民过的非洲国家。“这关乎爱国主义和自我意识的问题,你不能命令一个埃塞俄比亚人。”

 

布鲁塞尔自由大学学术和研究助理索兰格·查特拉德认为,所谓中国“殖民”非洲的说法(诸如利用自然资源、土地和劳动力),其实是对那些深受欧洲殖民之害的非洲人的一种侮辱,因为欧洲殖民者是通过精神控制、野蛮的武力和奴役对非洲进行殖民。中国相反是很遵守当地劳动法的。

 

查特拉德说,非洲领导人亲眼目睹了这样一幕:中国从一个贫穷落后的国家——多数人没受过教育,农村人口占很大比重,变成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短短几十年里实现经济腾飞。中国的成就让非洲认识到,奇迹是有可能发生的。到上世纪90年代末,非洲渐渐不再指望西方,因为西方把非洲大陆与贫困和艾滋病等危机捆绑在一起。而中国在这个时候也看到了与非洲进行外交和贸易的机会。2000年,中非合作论坛在北京成立,此后,中国与非洲达成“三年一会”的约定。

 

低收入仍是问题

 

不过,CNN也指出,目前非洲工人的工资依然很低,要摆脱贫困仍非易事。以华坚为例,一个刚入职的在流水线上切割皮革的工人,月收入仅44美元;一个有两三年工作经验、监管100名工人的“工头”月收入约为90美元,不过能享受每天吃三顿饭和房租补贴的福利。目前,国际劳工组织设定的贫困线标准为月收入约57美元。

 

科威特科学研究所的埃塞俄比亚经济学家艾勒·格尔兰说,像华坚这样的企业支付的工资并不反常,因为埃塞俄比亚没有最低工资标准。与此同时,张荣华说,当地工人的劳动产出很低,仅有中国工人的三分之一。

 

国际劳工组织高级经济学家帕特里克·贝尔瑟表示,劳工组织正在为埃塞俄比亚政府制定适当的最低工资标准,以解决旷工和人员流动率高的问题。他说,提高工资水平,提高工人的积极性和生产力,这将是一个双赢的局面。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来源地址:/a/1377373.html



今日推荐

Contact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