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考研人数大增13.6% 央视评论:火热背后有短期功利色彩

今天,大学生们的“年终大戏”——2017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拉开序幕。据教育部公开信息,今年共有201万人报名参加考试。考研大热,背后究竟是何原因?

 

 

《2017年全国研究生招生数据调查报告》

(中国教育在线)

    报考人数大增

    2017年在职研究生首次纳入统考,导致研究生报名人数大幅增长。据教育部最新数据统计,2017年考研报考人数达到201万,较2016年177万的报考人数,增长13.6%。

      发达地区仍是热门选择

      北京、江苏、上海等名校资源丰富、经济发展水平较高的地区,依然是考生报考的热门。2017年报考北京研究生招生单位的考生为28.9万人(不含推荐免试生),比2016年增加18.9%。

       

        就业压力成考研主要原因

        在线调查显示,35%的被调查者选择“本科就业压力大,提升就业竞争力”;因“继续深造,提高学术研究能力”选择考研的人仍占不小比重,达到31%;另外有19%的被调查者是“为了获得学历、学位证书”而考研。

         

          推免率攀升 考研“逆袭”难上加难

          名校及优质专业推荐免试生比例逐年攀升,有学校接近九成,甚至100%。2017年山东大学微生物学专业推免比例达88%,北京大学分子医学研究所、教育学院推免比例达100%。高校对于推免生普遍持积极态度,但近70%受调查学生持反对态度,认为未开考就已经没有了机会,有失公平。

           

          央视评论:目前的考研热带有短期功利色彩

           

          据统计,今年共有201万人报名参加考试,比去年的177万,增加24万,增幅13.6%。

           

          2017年上千万大学生找工作 为逃避就业而考研

           

          今年在职研究生纳入统考,是考研人数“激增”的原因之一,但并非研究生报考持续火爆的最根本的原因。根本原因是大学毕业生就业形势严峻,相当数量学生把考研作为就业避风港。

           

           

          根据教育部和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提供的数据,2017年,我国大学毕业生人数将达到795万,加上往年没有就业的大学毕业生,2017年找工作的大学毕业生超过千万。这一就业形势之下,大学毕业生就会把考研作为一个“试一试”的选择。

           

          但和每年公务员考试有大批考生放弃考试一样,近年来考研中,也有不少人弃考。比如,2016年辽宁省弃考率达到12%,内蒙古弃考率达到13%,这折射出严峻就业形势之下学生选择的迷茫。

           

          高学历=高竞争力?畸形学历观带来哪些危害

           

          社会用人单位对学历提出越来越高的要求,也令不少学生把提高自身的学历层次,作为考研的首要目标。这助长了对研究生学历的畸形需求,且不利于提高研究生人才培养质量。

           

          一方面,用人单位一味提高学历标准,诱导受教育者追逐学历,而不是根据自己的兴趣、能力进行学业和职业发展规划。有相当一部分考研学生并没有学术研究的兴趣,而只是希望获得“高学历”的身份。这种情况在地方本科院校(二本院校和三本院校)的学生中尤为突出。甚至有的学生上大学就一直围着考研科目进行准备,而不关注其他课程学习。

           

           

          另一方面,对高学历的盲目追求,使我国研究生教育中的一些问题因缺乏改革动力,而长期存在。师资力量根不上,学位点设置不合理,对人才培养缺乏过程管理与评价;同时,新兴产业蓬勃发展,很多产业缺乏适配的人才,人才培养质量和结构方面都与社会对研究生的需求脱节。

           

          针对这一问题,从2010年起,我国进行了研究生培养结构调整,增加专业硕士招生,减少学术硕士招生,目前,专硕和学硕的招生规模已经持平。但是,专硕培养并没有形成自己的鲜明特色,相对而言,专硕还是很多学生考不上学硕退而求其次的选择。这是因为在研究生培养结构调整过程中,研究生培养机构缺乏自主权,是按行政要求进行调整的,而缺乏学校教授委员会和学术委员会的论证,导致外部形式调整大于内涵实质调整。

           

          研招改革 是功利还是尊重教育规律?

           

          今年10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公布了《关于下达2016年动态调整撤销和增列的学位授权点名单的通知》,共有25个省份的175所高校大幅撤销576个学位点,包括大量博士学位授权点。此外,共有25个省份的178所高校增列了366个学位点。学位点的大规模增撤,暴露出之前设置学位点不合理。但同时舆论也担心,学位点的增撤,是高校结合办学定位、条件按教育规律、学术规律进行调整?还是由高校行政部门根据功利的目标(比如,为获得进入“双一流建设”行列的机会)进行调整?如果是后者,增撤学位点,并不能带来学位点的优化。

           

          今年,非全日制硕士的招生也被纳入统一考试。但只抓招生关,却不抓培养过程,以及毕业质量控制,这是无法提高培养质量的。相反,这一做法,强调笔试考试成绩,与非全日制硕士培养强调经验、能力相违背。

           

           

          因此,从根本上说,目前的研究生报考热,带有一定的短期功利色彩。如果考生是冲着提高学历而考研,学校更多只能回报给学生一张文凭;社会只看文凭不看能力和素质,那贯穿在招生、培养、就业中的主线就只会是学历。这对培养促进社会、经济、文化发展的高素质人才有严重的负面影响。这是我国在发展研究生教育时,必须直面的问题。要切实推进研究生人才培养机制改革,建立研究生质量保障体系,同时,扭转我国社会(尤其是公务员招考、国有企事业单位)招录人才中存在的的不合理学历要求,才能引导学生理性选择。

           

          来源地址:/a/1590500.html



今日推荐

Contact ME